本集重點
  1. 覺得當魯蛇也很快樂的人,可能早就被甩在競賽場的外面,認為本來也不在贏家的序列裡面,乾脆蔑視、忽視輸贏這件事情。
  2. 「贏」的概念可追溯到中世紀的日耳曼語,有兩個概念:gewinn,意思是工作、勞動、努力;wunnia,是快樂、幸福的意思。古代的贏是你很努力地付出,最後得到很快樂的心理狀態。
  3. 我們癡迷於獲勝這件事情,但是這樣的心態,在教育界、體壇、企業界,製造的是破碎的人類。
出版社:商業周刊 買書去

本集內容

(Tips:打開播放器右下「CC字幕」,就能獲得更完整的學習體驗唷)

本集《新書快讀》要介紹的是《長勝心態》,由商業周刊出版。在商場上我們總是很容易為了追求短期的績效,最後其實團隊累垮了,或累到辭職,反而丟失長期績效。為什麼公司會過度執迷於眼前的勝利,我們要如何改善看待成功的方式?

本書適合:

一,經理人&高階主管:你可以思考,在帶領公司的過程,是否總以達成目標為第一優先,卻忽略在這個思維底下,可能會衍生出各式各樣的弊病。

二,工作者:我們總希望在工作上有凸出表現,或是勝過其他人。但是,在面對勝負壓力時,我們其實會給自己過高的要求,也會給旁人帶來壓力。大家也可以思考怎麼樣慢下來、找到合適自己的速度,以較好的步調找到工作的滿足感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各位《新書快讀》的讀者朋友好,我是《經理人月刊》的總編輯齊立文。針對輸贏這件事情,很多人有不同的解讀,有的人一心求贏,但有的人會進入「魯蛇」的心態模式,覺得我最不喜歡談輸贏了,贏了又如何,輸了又如何?

不一定想贏的人,或是覺得當魯蛇也很快樂的人,到底在想什麼?從小到大,從家庭到學校,到競技場到商場,乃至於在國際舞台上,我們都一直在標榜「贏」的光榮、榮耀時,其實他可能很早就被甩在競賽場的外面了。久而久之,認為本來也不在贏家的序列裡面,乾脆蔑視、忽視輸贏這件事情。我認為某種程度上,也是因為我們的社會太強調輸或贏,所造成的反效果

在體壇、外交、商場經歷,讓作者對輸贏感受深刻

本書作者凱絲.畢曉普(Cath Bishop)是英國人,她的經歷很特別,是劍橋大學的學生,也念到研究所,還是一位划船選手,曾經得過奧運銀牌、世錦賽冠軍,是長年接受訓練的運動員。所以你可以想見,她對輸贏有非常深刻的體悟。

畢曉普在當運動員的期間,有一度成績不太好,就轉去當外交官,後來成為母親,所以她也會提到教育,怎麼看他的小孩。爸爸媽媽都說,希望小孩健康快樂地長大,但是心裡又會有一點希望,小孩不要輸在起跑點。甚至一輩子都在比較,不但父母要跟同儕比較,自己的小孩還要跟同儕的小孩比較。

之後,畢曉普又轉入商場,擔任企管顧問還有教練,她看到很多商場上的人,都在講說協作、溝通很重要。不過,她安排過一些遊戲,即使讓大家知道合作可以得到最好的結果,偏偏參與者還是很想要成為冠軍的那一組。這些因勝負產生的負面效果,對她內心衝擊,讓她對輸贏特別有感觸。

「贏」的最初意義,不是為了成王敗寇

在英文中,「贏」這個字的起源是什麼?可以追溯到中世紀的日耳曼語,由兩個觀念構成。第一個觀念是gewinn,意思是工作、勞動、努力;另外一個字是 wunnia,居然是快樂、幸福的意思。也就是說,古代的贏是你很努力地付出,最後得到很快樂的心理狀態

可是,後來不是這樣,贏變成你死我活,贏家很快樂,輸家很痛苦。我們都只看到贏家光鮮亮麗的一面,輸家似乎比較被歸在歷史的灰燼、月的陰暗面那一邊。有時你會想,他們其實付出的努力是一樣的,但最後可能只是1秒、甚至0.1秒的差距,造成這個人成王敗寇的關鍵。

還有一個字,我也覺得很有意思,就是競爭(competition)。我們現在會覺得競爭者,就是彼此敵對、勢不兩立。但是,追溯回原來的拉丁文,最早是「一起拚搏」的意思,其實反而是協作的意思。我們人類明明是要靠集體合作,才可以生存的一種生物,但是久而久之,居然在人類的群體裡面,我們也喜歡自己彼此競爭。

贏只是一時,人生有更終極的價值

在書中有幾個描述,我印象很深刻。例如,有一位奧運金牌得主,一進到更衣室,就立刻把獎牌丟到垃圾桶,因為他拿到金牌的那一刻,想到的是一路以來有多辛苦,甚至有多痛苦。

另一個例子是登月,我們都記得尼爾.阿姆斯壯(Neil Armstrong),其實這也很妙,我們都只記得第一個,常常叫不出第二個名字。第二位是伯茲.艾德林(Buzz Aldrin),他後來就形容回到地球的心得,是一種很荒涼的感覺,並沒有覺得這個榮耀會伴隨他的一生。所以,我們會知道贏是一時的,人生其實有更終極的價值

書中引述了一位美國體操教練的話:

我們癡迷於獲勝這件事情,但是這樣的心態,在教育界、體壇、企業界,製造的是破碎的人類(broken human beings)。

上述這些,讓我們可以提醒自己,有時你會覺得自己在鼓勵團隊合作,但是你作為領導者,也要思考你標榜的是什麼價值?肯定的是什麼員工?你有把目光放在所有人身上,還是其實你每次獎勵的,都是標榜得到最好,甚至不管他是用什麼手段,得到最好成績的人。以上是第一個部分,謝謝。

世界冠軍運動員帶你找回贏家的初心,了解自己的價值,累積出你自己版本的勝利!
《長勝心態》,商業周刊出版 ▶點此購書去